上海龙凤桑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推油指压] 快跑,快跑,别被雨点儿追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次看到他时,他是一个6岁的小男孩,怯生生地牵着母亲的衣角到我们家来串门儿,那是他们家搬到体工大院的第一天。妈妈笑着给我介绍,小雨点儿,你又多了一个小弟弟!他的妈妈一看就是个温柔贤淑的女子,把他从身后拉出来,交到我手里,说,你比他大三岁,以后就叫他“小弟”吧。我把他交给你了,你带他去玩儿吧!我当时郑重其事地接过了他的手,紧紧攥着,为大人的这种信任而兴奋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从那天起,我的身后就多了一条小尾巴,满大院都能听到他清脆的童音,雨点儿姐姐,你慢点儿,我追不上了。追上我,可不容易,我可是从四岁开始就被老爸逼着跟短跑运动员一起训练的。当然,也很少有人能逃脱我的追捕。
  
  那段时间,大院的孩子们欺生,每当小弟受欺负了,我便挺身而出,狠K那帮坏小子。所以,大家一看到我就会喊,啊呀呀,快跑,快跑!别让雨点追到!
  
  于是小弟更加依赖我,可我却看不惯他那副软弱的样子,经常在替他“报仇”之后,再反过来劈头盖脸地训斥他,训得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然后又无可奈何地牵着他的手到水池边替他洗鼻涕。
  
  10岁那年,一次和小弟手牵手出去玩,刚走到体工大院的大门口,一个大高个子的篮球队员冒冒失失地骑着自行车闯了进来,下意识地,我把小弟一把推开,自己却被自行车挂倒,腿上留下了长长的一道伤疤。老爸开玩笑,说,本来就长得不好看,现在腿上有了疤,更难看了,恐怕以后是嫁不出去了。小弟只知道哭,眼泪掉了一串又一串,听到老爸说的话,他却擦擦眼泪抬起头,非常严肃地说,叔叔,你别发愁,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娶雨点儿做我媳妇儿!屋子里的大人笑成一团,而我,居然也笑得捂着肚子哎哟哟地叫唤。现在想想,都觉得脸红。
  
  童年的日子就在追追逃逃中稀里糊涂地打发掉了,直到我到另外一所学校上高中时,小弟依然是一个遇到什么事都会红着眼睛来找我的小屁孩。
  
  那年他上初三,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说他学坏开始抽烟。于是,我气冲冲地赶回家,揪着他的耳朵,问他怎么回事。他支支吾吾不肯说。突然他说,雨点儿,你看后面,谁来了?我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他却老早就跑远了,我撒丫子就开始追。他的同学在旁边喊,快跑,快跑,别被雨点儿追到!
  
  哼,能跑过我的人恐怕还没几个,我终于追上他了,提溜着他洁白的衬衫领子,厉声道,说!为什么要学那些坏孩子抽烟?小弟的眼圈一下子红了,终于开口,我我我想早些长大!我哭笑不得,你,笨蛋!抽烟就能找到长大的感觉了?再说了,你那么急着长大干什么?他的脸一下子红了,支吾了半天,突然说,那样我就可以追上你了。
  
  追上我?不可能,你再练两年吧!我拍拍他的肩膀,离开了!
  
  我没有看见背后那个紧咬双唇的男孩子是怎样又红了眼睛。
  
  我在警校上大四那年,小弟也考上了大学,还和我是同一个城市。我们每次都要在一起度周末,寒暑假时会一起回家。小弟依然会脸红,但却再也不是那个遇到什么事就红着眼睛来找我的小屁孩儿了。
  
  后来,我成了一名女警,最喜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巡逻,与小贼玩儿追追逃逃的游戏,每次都是我赢,就像小时候!
  
  那年,又是暑假,小弟的妈妈打电话过来,说小弟暑假不准备回家了,让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踢开小弟宿舍的门,我拎起小弟的衬衫领子,恶狠狠地问,又想待在学校干什么坏事啊?为什么不回家?
  
  他说,嘿嘿嘿!雨点儿,你改改这个毛病行不,别每次都抓我衣领,你知道我每次洗白衬衫多费劲啊!
  
  少废话,说,为什么放假不回家?
  
  先别说我,上次到你们大队去,你们头儿不是说这几天要给你介绍对象吗?你去见了吗?
  
  你甭管,反正明天我就来押送你到火车站去,你今天把行李收拾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的舍友看见我,一起大声喊:“雨点儿来啦!快跑,快跑,别让雨点儿追到!”小弟头也没回,一溜烟儿地往前跑。
  
  哼。我轻蔑地一笑,轻轻松松一溜小跑就追上了他。提溜着他的衣领就把他摁在了树上。
  
  小雨点你放了我,我要在这里陪我女朋友!
  
  女朋友?我一下子没醒过味儿来。我重新看了一眼这个被我用胳膊肘摁在树上的男孩子,什么时候他已经高出我一头了?原来,他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天天跟在我后面的小尾巴了。是啊,他都快大学毕业了,该找女朋友了。
  
  我鼻子莫名其妙地一酸,失落感铺天盖地淹没了我。我没法解释自己的情绪。于是甩甩头,放下自己的手,下意识地拂了拂他那被我挤皱了的衣领。很勉强地笑了一下,用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声音打趣他,行呀,小子,那随你的便吧。
  
  三天后,小弟终于坐上火车回家了,他说,如果这样能让你高兴的话,我就走!临走时,他眼睛忧郁地看着我,里面有一丝不舍。
  
  那天,我破天荒头一次没有送他,一个人跑到酒吧里面喝酒。我不停地喝,不停地喝,直到自己不再想为止。
  
  也许,我也该找一个男朋友了!
  
  小弟回家的这段日子里,我第一次感到了寂寞。很快,我养成了发呆的习惯。
  
  而这种习惯最终害了我。在一次抓捕行动中,我看见那个小贼洁白的衣领时,竟然想到了小弟,想到了那天他那被我弄皱的同样洁白的衣领。一分神,左肋一阵剧痛!我负了伤。
  
  在医院,小弟一口一口喂我甜甜的猪血粥。我一直喜欢吃甜甜的东西。喝着粥,我的泪大滴大滴地掉。小弟放下碗,把我揽在怀里,轻轻地拍我!
  
  出院后,我终于开始在左挑右选后第一次去相亲。
  
  那天,我特意穿了一条白裙子,还配了同色的一双高跟鞋,我要把自己打扮成淑女,因为我怕假小子的形象吓走了人家。看着镜子里那个陌生的身影,蓦地想,小弟的女友应该就是小鸟依人温柔娴静吧,否则,他又怎会为了她连家都不想回呢?叹一口气,我跨出家门。
  
  小雨点儿,你究竟在做什么!小弟一声怒喝,把我们吓了一跳。
  
  我迷惑地看着怒不可遏的小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雨点儿!你在10岁那年就说过要嫁给我了,怎么现在又不讲信用跑过去相亲?他怒气冲冲地拉起我,冲着我喊。瞬间,我又看见有泪溢满了小弟的眼眶。
  
  小弟,你说什么呀?我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他。
  
  小雨点儿,你给我听清楚了,从小我就知道你是我的新娘,而你竟敢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跑出去跟别的男人约会。是不是想让我现在就娶你回家啊?
  
  你?……众目睽睽之下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向餐厅外面跑去。
  
  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完全没了头绪。
  
  那天在花园广场上散步的人们肯定都看到了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子,穿着一款精致的白裙子,手里拎着一双高跟鞋,在盲道上奔跑。
  
  我一直跑到家里,关上门,好大一会才听见小弟的敲门声。当然,他从小就不如我跑得快。
  
  我们隔着一扇门开始谈判。
  
  你在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在我心里,你注定是我的新娘!
  
  可是,我比你大。我一直喊你小弟。
  
  小时候,我比你小,我一直喊你雨点儿姐姐;你10岁时,问我愿不愿意娶你,我就期待着自己长大,能保护你,于是,我喊你雨点儿;你受伤时,我把你揽在怀里,你哭得昏天黑地,我感觉到自己的强壮和你的瘦弱,我知道自己终于真的长大了,可以保护你了,所以,我喊你小雨点儿!难道,你真的一直没有觉察出我在你身边的变化吗?
  
  可是,可是,你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我咬了咬嘴唇,终于说。
  
  他愣住了,然后他喊了一声:
  
  原来你一直为了这件事耿耿于怀,还总是躲着我不肯见我啊!傻丫头,我说的那个“女朋友”就是你呀!
  
  我惊得目瞪口呆,继而,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传遍全身,看来,我再也不用去相亲了。
        杂谈周围血管病的介入疗法-这玩具致4岁女童肠坏死十大危险玩具别随-梅雨季想要ldquo不发霉rdq-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龙凤桑拿419  

GMT+8, 2021-4-14 12:50 , Processed in 0.06760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