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龙凤桑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爱如烟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一朵烟花腾空而起,照亮了夜空,也照亮了林曼的心。
  
  一
  
  夜色弥漫。林曼坐在窗台上,手中的烟一点点燃着,长长的烟灰似坠非坠。一阵风吹来,灰落无痕。空留一小点火红的光焰,如寂寞精灵的眼睛,明明灭灭。
  
  黑色的长发和衣衫隐在黑暗中,随风翻飞,如黑色大鸟。鸟与人的区别在于,鸟能随心所欲地飞翔,而人不能。秋风凉,凉到骨子里,令人无处遁形。
  
  许多个夜晚,林曼就坐在十二楼的阳台,燃一支烟,抱一瓶酒,就着往事取暖。
  
  唐焰的眼睛明亮温和,每次不等林曼开口,便点了酒水,买单也从不斤斤计较。喧嚣的酒吧如一艘躁动不安的大船,只有见到唐焰,林曼的心才有片刻安稳。
  
  见多了猥琐粗俗的男人,唐焰的宽厚温和当属另类。三十多岁的男子,穿休闲的棉衫,得体的仔裤,有着干净清淡的笑容。有时他和朋友来,有时自己,端一杯酒在角落,独自品茗,然后安静离开。
  
  林曼推销酒水,被几个醉酒的男人围住,又搂又摸,吓得哀哭不已。是唐焰将她救出。在他的车上,她泪流不止。他说,换个工作吧,这里不适合你。送她到出租屋,他掏出名片,有需要可以打电话给我。她知晓了他的身份——一家公司的部门负责人。
  
  连日的奔波,毫无结果。一个小镇女子,除了姣好的容貌,别无所长,要想在这个城市立足何其难。倒是接到不少男子的暗示,同住的女伴也说,别傻了,清高无法当饭吃。看着她们浓妆艳抹之后消失在夜色里,她的心坠到无底深渊。无望中想到了唐焰。
  
  他还记得她。你能为我找份工作吗?她嗫嚅着咬紧嘴唇。他思忖片刻,我这边办公室缺个内勤人员,你可愿意?好啊好啊,她几乎是雀跃了。
  
  二
  
  “一朵花儿开,就有一朵花儿爱……”她在他车上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彼时,她脸上的潮红尚未退去,身体的疼痛令她浑身乏力,而心却是醺然的醉。
  
  她陪他加班至深夜。期间,他几次出来赶她走。她不肯。最后一次他发怒,滚开,滚!他第一次对她如此粗暴,像头被激怒的狮子。连日来,他一反常态的暴躁,借口加班,独自在办公室发呆。
  
  她忍了泪,泡了茶给他。转身的瞬间,身体突然失去重心,回味过来时,已经被他抱在怀里。他的吻不由分说落下来,如疾风骤雨。她感觉心里坍塌了一座城堡,随之而来的是身体的飘飞。
  
  他租了房子,她从阴暗混乱的出租屋里搬出来。他去接她。同住的女伴说,林曼你好福气。半是揶揄,半是羡慕。她不做声。在一个男人身边,总好过应付多个男人。
  
  他除了应酬,大部分时间都和她在一起。看电视,读报,然后与她在床上缠绵。只是,他从未陪她过夜,多晚都得回家。她是个隐忍的女子,从不强求,也不多言。在她看来,他的出现已经是老天的格外恩惠,她不能再贪心。
  
  半夜醒来,常会有片刻恍惚,觉得一切都如同一场幻觉。嗅一嗅身边,还留有他的气味。而转瞬,所有的这些都消失不见,它们,都去了哪里?张开手,握到一把空洞的寒凉,不禁落下泪来。
  
  三
  
  后来,林曼才知晓,唐焰那段时间的反常,是因为妻子跟人有了私情。我在外为她打拼,她送给我的居然是顶绿帽子。他说这话的时候,脸有些扭曲。她静静地望着他,他是因为爱要了她,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不说,她也不问。
  
  他离了婚,但依然不在她这里过夜。他说要照顾女儿,那是他从妻子那边拼命争来的,他不相信一个没有责任感的女人能教育好孩子。不过,他开始搭载她上下班,不像以前那样,让她自己挤公交车。在单位,也不再避讳和她的亲昵。同事打趣,什么时候吃你们的喜糖。他爽快地笑,快了。
  
  她在一旁红了脸。无人时,他会将她箍在怀里,人都是我的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她忸怩,他越发起劲地撩弄她,知道吗,你就这点迷死人。她多少得了些安慰。终归有爱的成分在里面吧,或许他会许自己一个未来。
  
  三年间,他的事业风生水起。他不让她再去上班,只做他身后的女人。她听从了,每日里为他熨衣、煲汤,等他归来,然后将身体交付。他再没提起过他们之间的事。有时,望着她期许的目光,他会说,听我的安排。她不再作声。他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而她只是一滴水,他将她带到哪里都是一种宿命。
  
  有那么多的时间是填不满的。她买了颜料、画架,开始画画。他回来看到,很是惊诧,你居然会画画,我怎么不知道。你有问过我吗?她一边在画布上涂抹,一边回答。他有些许尴尬,转了话题,今晚吃什么?她心里一阵荒凉滚过,画布上留下败笔。扯下画布,顺手扔进垃圾桶。餐桌旁,他吃得正香。
  
  四
  
  画班的年轻老师有着灿烂的笑容,笑起来像极了他的名字——童言。他说,林曼,你对色彩极有感觉,不学画可惜了。她不习惯被这样夸,脸上现出淡淡的红晕,更有些许兴奋。
  
  童言总是给她开小灶,站在身后,握起她的手,在画布上修改。她听到他有力热烈的心跳,心里顿时兵荒马乱。
  
  童言喜欢讲话,休息时,跟她讲大学时光,还有暗恋的女子。末了说,林曼,说说你自己。她一下愣怔在那里。这些年,从没有人那么关切地对她,试图接近了解她。而她自己,也已经忘了该如何表达诉说。那种仓皇无助,令她瞬间落下泪来。
  
  他伸出手,有异样的温暖滑过她的脸,带走眼泪的同时,也给了她勇气。平生第一次对一个男子讲起曾经的过往,断断续续。
  
  她生长在一个小镇,一度有个温暖的家。可十岁那年,父亲染上赌瘾,从此家无宁日。温柔贤惠的母亲在日子的煎熬中,变得狂躁暴烈。无望中,她成了出气筒,常被母亲打得遍体鳞伤。哭过之后,她总是拿起画笔,在屋子里一画就是半天。
  
  初二那年,父亲因车祸去世。母亲带着她再嫁。她成了一个失却语言的孩子,总是关起门,独自画画。一个深夜,继父摸进她的房间,撕扯她的衣服,她惊骇得几欲昏厥。床头的杯子被打落,惊醒母亲,总算躲过一劫。
  
  从此,骚扰不断,她如惊弓之鸟。终是下定决心告诉母亲。谁知,继父却是恶人先告状,说她勾引在先。母亲望着出落得花儿一样的她,竟信了那个男人的话,劈头盖脸一顿打。龌龊男人得意地在一旁喝茶。她怒不可遏夺过茶杯,狠狠砸到他头上,夺路而逃,开始了一个人流浪……
  
  他拿了纸巾为她拭泪。这一幕被前来接她的唐焰看到。她慌乱地起身,跟他离开。车上,唐焰递给她一串钥匙,新买的房子,你改天搬过去。不要来这里学画了,如果想学,我给你找老师。
  
  五
  
  房子在十二楼,离广场很近,站在阳台就可以看到那里燃放的烟花。入住的第一晚,唐焰没有离开。从身后拥住她,看窗外的夜景。喜欢吗?嗯。那你乖乖听话。
  
  此后,他时常留下来过夜。她很欣喜,觉得这是他们新的开始。她绾起长发,整日将大房子打扫得一尘不染。学画的事再也没有提起。唐焰仿佛很享受这样的日子,脸上始终是温和的笑,偶尔带她去应酬。
  
  她突然怀孕。算起来,从二十岁跟了唐焰,到现在已整整六年。她很想要这个孩子。唐焰得知后脸色却沉下来。我有一个女儿就够折腾了,不能再要孩子。她关起门暗自垂泪。他敲门不开,转身离去。半夜回来,看她还在哭泣,终是不忍,说,等我女儿再大些,或许我会改变主意,先把这个孩子打了,你还年轻。
  
  躺在手术台上,她感觉心和身体一起支离破碎。那段时间,她异常憔悴,仿佛纸人,风吹会倒。他请了保姆照顾她,很多时候应酬到深夜才归。看到在灯下等待的她,有片刻的温情。抚抚她的脸,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去领结婚证。他以为她会很惊喜,可她只淡淡一笑。
  
  唐焰没有食言,带她领回了两个红本本。他说,这下你安心了吧?她反问一句,你呢,你安心吗?他沉了脸,将车子开得飞快。
  
  六
  
  十月的天气,有了寒凉的意味。外面万家灯火次第而熄。每一扇窗后,都有男人和女人的故事吧?林曼想。有没有人如她一样,所有的日子都是寂寞的等待。
  
  前几日,缠绵过后,她问,如果怀孕了怎么办?他立刻警惕起来,你又怀了?我是说如果。不能要,坚决不能要!他的声音那般决绝。她转过身,眼角有泪坠下。他翻过她的身体,真的假的?她拭去泪水,凄凉地笑,吓你的。
  
  他起了鼾声。她起身,拿了烟和酒到阳台。自失去第一个孩子,她学会了抽烟喝酒,借以打发难捱的日子。想到他的态度,她的心一点点寒凉,有些坚持也在一点点放弃。
  
  夜空里,突然有烟花开放,一朵朵炫目迷人,却又转瞬而逝。多么像一场幻觉。她想。又一朵烟花腾空而起,照亮夜空,也照亮林曼的心。她拭去脸上的泪,将钥匙放在茶几上,拖起行李箱离开。拐过街角,她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童言。看到她,他的嘴角扬起:终于等来了你。说着,牵起她的手。烟花盛开,夜色动人,世界如同一个盛大而又美丽的万花筒。
        患上白癜风疾病有哪些原因面对白癜风我们应该如何预防面对白癜风我们应该如何预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龙凤桑拿419  

GMT+8, 2021-2-28 03:23 , Processed in 0.05831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